雪域天使的光彩 ——记玉树八一医院卓尕才占

2018年07月25日 来源: 政宣处

      她有一颗纯洁善良的慈心,她对病人像亲人一样;她有一手精湛过硬的医技,她像守护神一样守护着更多的生命……。她就是玉树八一医院妇产科护士长卓尕才占。在高寒缺氧,医疗条件十分艰苦,各种疾病长期得不到救治的玉树地区有了她,是广大患者的福音。有了她,婴儿开始了第一声哭啼,母亲露出了甜蜜的微笑;有了她,老人在夕阳下不知孤独寂寞,患者面对病魔无所畏惧……她为生命一次次地创造奇迹,她把救死扶伤作为人生的主题,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作出了最好的诠释。  

“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,选择做医务工作者,就是选择了奉献。”这是妇产科护士长卓尕才占常常挂在嘴上的两句话,也是她近30年从事医护生涯的真实写照。在平时工作中,她一丝不苟,尽职尽责。面对病人,卓尕才占总是那样和蔼可亲。无论多忙,她都要坚持亲自为科室收治的每一位病人查体、安排就诊、撰写病历……玉树曾出现过高致病性禽流感。不容置疑,人们的目光首先注视的是玉树县隆宝镇属的隆宝湖。隆宝湖离州府结古镇西一百多公里,海拔4300多米,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系青海境内第二个鸟岛。保护好湖鸟是一项战略性的任务,所以,各级政府高度重视。而作为医院,接到命令后院领方决定组成强有力的医疗工作组,驻扎隆宝湖进行防控。经过深思熟虑,院领导决定选派卓尕才占为组长,组成一支精干的医疗组前往隆宝湖。她二话没说,听从领导安排,服从组织命令,没来得及准备行李,没给家人打声招呼,立即驱车赶赴“前线”。由于防护措施得当,隔离防控有方,工作责任到位,高致病性禽流感得到有效控制和预防,并遏制了疫情的蔓延扩散。卓尕才占平日体虚多病且经常感冒发烧,她带病坚持工作。在守护隆宝湖的日日夜夜里,克服高寒缺氧,无通讯信号,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巡诊,终于取得了首战告捷。一天天过去,她始终坚挺着,脸色越加发青,经常头晕目眩。同事们地劝她休息或去结古治疗,待身体恢复,病情好转,上来也行。可她一一婉言谢绝,仍然坚守岗位,这一呆就是三个月。

2014年4月14日玉树地震发生,医院当天就设立了帐篷医院,卓尕才占忙前忙后,忙里忙外,始终战斗在抢险第一线。最让人记忆犹新的是,受到地震的侵害,一位冠心病女患者,被抢救入院,而患者对自己的健康失去了信心,数次欲要轻生。卓尕才占知道后耐心地一边治疗,一边为她进行心理治疗和健康指导。她还专门为患者定制了汤羹,并给病人家属提供睡床和行李、餐具等。三十年如一日,她那一件件舍己为人的善行让同事和患者心动落泪。有一次,下班后的她回家去照料刚出院不久的年迈母亲,刚进家门还没来得及问候老人一句,医院便打来电话,说有一位高危妊娠的病人需要救护,卓尕才占匆匆出门往医院跑去。经过一夜的抢救和接治,婴儿呱呱坠地,并且母子平安。竞料不到的是卧床不起的老母亲在起身如厕时,摔倒在床边,重度昏迷,幸好邻居发现后送往医院,得到了及时救治。一颗无私奉献的善心,伴以高度的责任心和忘我的工作精神,她始终奋战在最忙最累的医疗工作第一线。别人休息她工作,别人休假她值班,别人在家她在岗。任劳任怨的她服从组织,听从指导,医院一有任务,领导首先想到的她。而她总能担当责任,独当一面,较好地完成工作任务。哪个科

室缺人,院领导一当交待任务,她没有二话,愉快地担当,并且很快进入角色。算起来,医院的科室都被她转过来了。近几年,妇女儿童的患病率较高,医院特别将她安排到妇产科,不负重托,在妇产科她干出了成绩,得到了好评。在她的精心护理下,母子欢聚一堂,新生命在呀呀学语,而她也沉浸在这幸福中,为“天使”的崇高而自豪着。有一天,半夜里一位难产孕妇被送来医院,她满头大汗赶到产房。产妇因疼痛而大喊大叫甚至用头撞墙,一直守在孕妇身边的她,紧紧抱住孕妇,待情绪缓和后又为她擦汗、按摩腰腹部,直到母子双双平安。面对急诊患者,她沉着冷静,不管是难产、宫外孕、产后大出血等,她有条不紊地进行救治,哪怕一个细节她都会认真处理。为了感谢她,病人家属送来了锦旗和鲜花,也送来了牛奶、酥油、蕨麻,但她却一一婉拒。有时孕妇难产,急匆匆的家属忘记带钱或钱不够时,她就掏钱垫付或作担保,在病人和家属的心中,她就是吉祥幸福的“天使”。  

卓尕才占知道,作为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,仅有热情是远远不够的,更重要的是,要有良好的护理技能及业务素质。她欣然接受院方交给的带教任务,热心帮助年轻护士,为她们讲课,希望她们把在省医院学习的护理理念贯穿于工作中,积极改变护理模式,完成由“以疾病为中心”向“以病人为中心”的转轨。她积极按照上级主管部门的护理改革要求,协助护理部拟定了整体护理工作计划及实施方案,还组织护理人员学习并制定各类表格,在病榻前向患者及家属询问护理措施落实情况,征求他们对护理工作的意见。经过努力,妇产科病人满意率逐年上升,护理服务质量不断提高。  

卓尕才占的故事并没有荡气回肠的情节,有的只是一些日积月累的琐碎而已。尽管她平凡,没有过惊天